出門上班前,
接到阿姨來電,
說婆婆今朝早走了,
走得很安詳.
並不感到傷心,
因為她終於都不用再辛苦了,
不過我想之後我一定會哭的.
在車上,
一直想起上次去探望婆婆,
臨走時她迷糊地伸手摸摸我面的那一刻…

回到公司如常工作,
又一間新公司,
一間看不到前境又無實務的古怪公司,
但勝在老闆財力充足,
薪金不俗且工作輕鬆,
總比之前欠薪跑路的好得多,
近年都不知轉過幾多份工了,
這一份便即管有多久便幹多久吧.

放工上學去,
重返校園不覺已一段日子了,
從未試過覺得上學是如此開心的事,
直教我把上學看作正職,上班才是兼差了.
拿起畫筆,
時光飛快流逝,
轉眼第一學期便快要完結了,
之後的課程相信會較重學術性,
希望自己加把勁也能應付得來吧.

放學接到岳母來電問好,
回家看看電郵,
遠行中的太太也留言安慰,
心裡頓感莫名溫暖.
數數日子,
太太還有兩週才回港,
雖然此刻未能擁抱著她,
但我知道只要心裡思念,
想的那個人,
便能如在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