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亞細亞的孤兒
太陽花
問我
春夏秋冬
笑看風雲
暗湧

亞細亞的孤兒~
小時候在電視上聽過一首歌,
叫做未來的主人翁,(很Pink Floyd的編曲!)
知道有個人叫羅大佑;
長大後找回他的唱片一一細聽,
認識到甚麼叫知性.

和手塚治虫一樣,
羅大佑也是有醫生不當,
而跑了去做創作歌手.
不同一般的流行曲,
他寫的歌都是言之有物,
歌詞中常表達出對各種問題的關注,
即使是傷春悲秋的歌,
如愛的箴言,家,童年,將進酒,光陰的故事…
每首也都有著各種深邃的情懐,
就連情歌如戀曲1980,
對感情的態度亦自有一派見解,
[或許我們分手,就這麼不回頭,至少不用编織一些美麗的藉口.]
比起高呼空虛寂寞,
這可算是我最認同的情歌內容.

不想經常只想自己的亊,
世界還是很大,
可以想的亊仍然有很多,
是偽善也好,
抑或猛然一醒,
總之突然間記起了,
還有亞細亞的孤兒.

亞細亞的孤兒
羅大佑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黃色的臉孔
有紅色的污泥
黑色的眼珠
有白色的恐懼
西風在東方唱著悲傷的歌曲

亞細亞的孤兒
在風中哭泣
沒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遊戲
每個人都想要你心愛的玩具
親愛的孩子
你為何哭泣

多少人在追尋
那解不開的問題
多少人在深夜裡無奈的嘆息
多少人的眼淚在無言中抹去
親愛的母親
這是什麼道理

 



太陽花~
重看[失業生],
就像重温了一個年代.
看著當年稚氣未除的陳百強,
聽著有了你,幾分鐘的約會,太陽花…
只感當初的一切都太耀眼了.
雖説好多明日之星,
也要經歴過低潮與挫折,
幾經磨練始能成器.
但有一種人卻從來不在此限.


陳百強甫一出道便已一躍而成天皇巨星,
他就像從珍.奧斯汀的書中活跳出來的貴公子,
英俊挺拔且儀表出衆,
才不過廿歲出頭便已展現出過人的音樂才華,
那種獨特的氣質至今亦未嘗再見.
但或許這顆新星的亮度太強太猛了,
所謂天才,
對於其他人或是自己本身來說,
都是難以承受的一種重量.


重看[失業生],
也想起了張國榮的執著,
縱使日後的成就再高,
張國榮仍是對屈屈不得志的少年時代耿耿於懐.
但沒法子啊,
在那個時候,
在超新星旁邊的一切就是會變得黯然無光.


每當聽到這首太陽花,
即使到了今天,
我仍是會感到毛管直豎,
那璀燦的光芒,
真的是太耀眼了.




太陽花
陳百強(7.9.1958~25.10.1993)


她的一張小粉臉
竟可使我意志堅
看見她使我再不敢
隨便叫苦或怨天
她的一張小粉臉
照澈我心
叫我能共現實作戰


望著那地平線
重獲信心,她感染
願帶著歡笑
來為妳寫詩一篇
想將新詩高歌一遍
將它標記這一天
歌聲快樂熱情為妳添


願摘太陽花
來為妳編織冠冕
用快樂歡笑
來做我新的起點
新的歌聲沙灘響遍
斜陽如醉
暖暖紅日就像妳的臉

 



問我~
很佩服黄霑.
由世界真細小到滄海一聲笑,
黄霑的詞都流露出一種睿智,
無論悲歡離合成敗得失,
人生種種全皆一笑置之.
但問能做到那麼豁逹灑脱的,
又有幾人?


所謂灑脱,
並非一種單純的樂觀,
亦不是説對前塵舊亊無怨無悔,
便叫灑脱.
人一生中,
要愧疚,要悔恨的亊實在太多了,
當中或有無法彌補的過錯,
或有難以釋懐的遺憾.
如果有人說能夠將這些都忘記得一亁二淨,
我只能説一是騙人,一是沒人性,
而且,也白活了.


學懂放下固然重要,
但人生非白紙,
要坦然地接受一切,接受自已,
份量可一點不輕,
當中需要的是勇氣,
也要有承擔的覺悟,
能做到不當一回亊地笑著走到最後,
我想,
這樣才叫灑脱.




問我
陳麗斯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
問我悲哭聲有幾多
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問我點解會高興
究竟點解要苦楚
我笑住回答講一聲我係我


無論我有百般對
或者千般錯
全心去承受結果
面對世界一切
那怕會如何
全心保存真的我


問我得失有幾多
其實得失不必清楚
我但求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願我一生去到終結
無論歷盡幾許風波
我仍然能夠講一聲我係我


無論我有百般對
或者千般錯
全心去承受結果
面對世界一切
那怕會如何
全心保存真的我


問我歡呼聲有幾多
問我悲哭聲有幾多
我如何能夠一一去數清楚
問我點解會高興
究竟點解要苦楚
我笑住回答講一聲我係我

 



春夏秋冬~
好多年來,
都習慣了忙碌,
也習慣刻苦,習慣孤獨,習慣寂寞,習慣失望,習慣有所缺失…
每逢初遇上,
便已打量著失去時的重量;
並不追求新鮮刺激,
但面對外來的突發衝激亦不害怕.
對於一切負面物亊已有抗體,
無論是在多惡劣的環境之下,
也總能重整自我,
尋回平靜心境.
在我來説,
平稳是很重要的.


離開了打拼多年的舊日戰場之後,
轉入平淡的作息生活,
沒有甚麼迫切需要挑戰或抵抗,
反倒有點不習慣,
日子是平靜地過,
腦袋裡卻起了一陣風波,
經過幾番不知是激昂還是沮喪,
然後想到的是,
對於美好的事物,雀躍的心情,以及對未來的憧憬,
我似乎已忘記了好久,好久一段時間了.


圈圈又轉回來,
或許又是時候需要計劃一下將來,
定一下長遠目標,
雖然有點不習慣,
但感覺,卻像回復了年青,
今次以這種心情轉入新一圈,
也真不錯.




春夏秋冬
張國榮(12.9.1956~1.4.2003)


秋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秋風即使帶涼亦漂亮
深秋中的你填密我夢想
就像落葉飛 輕敲我窗


冬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冬天多灰我們亦放亮
一起坐坐談談來日動向
漠視外間低溫 這樣唱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燃亮飄渺人生
我多麼夠運
無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從沒再疑問
這個世界好得很


暑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火一般的太陽在臉上
燒得肌膚如情 痕極又癢
滴著汗的一雙 笑著唱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燃亮飄渺人生
我多麼夠運
無人如你逗留我思潮上
從沒再疑問
這個世界好得很


能同途偶遇在這星球上
是某種緣份
我多麼慶幸
如離別你亦長處心靈上
寧願有遺憾
亦願和你遠亦近


春天該很好 你若尚在場
春風彷彿愛情在醞釀
初春中的你撩動我幻想
就像嫩綠草使春雨香

 



笑看風雲~
每遇到朋友心情不好,煩躁不安時,
我都會當好一個聆聽者的角色,
讓對方盡情訴説心裡鬱結,
舒發一下情緒,
默默地傾聽之餘,
也會認同對方感受,
間中給點小意見.
傾訴過後,
朋友或會得到一時的宣洩,
但轉過面後,
苦惱還是一樣在.


其實與其用心聆聽,給予認同,提點意見,
不如來一句能令人心情變得輕鬆的簡單說話更好,
不過,
我就是完全不懂怎様去逗人開心.
我想我一直以來,
或許從來都未曾能為朋友們解開過愁緒.


人活著本就是會多煩惱,
現今又逄多亊之年,
眼看許多朋友都愁眉不展,
我只覺有心無力,愛莫能助…


並非説自己已大切大悟,無憂無慮,
只是長年孤獨,
早已學會了開解自己,
雖然也未算遇過大風大浪,
但亦很明白難熬的時候,
大家都是一様的.
看見朋友憂心忡忡,鬱鬱寡歡,
疼惜之餘,
想起了一首歌,
希望正在苦惱中的朋友們聽過後,
心裡也會感到舒懐一點吧.


還想説一句:
今日的亊,
轉眼就過.




笑看風雲
鄭少秋


誰沒有一些 刻骨銘心事
誰能預計後果
誰沒有一些 舊恨心魔
一點點無心錯


誰沒有一些 得不到的夢
誰人負你負我多
誰願意解釋 為了甚麼
一笑已經風雲過


活得開心 心不記恨
為今天歡笑唱首歌
任胸襟吸收新的快樂
在晚風中敝開心鎖


誰願記滄桑 匆匆往事
誰人是對是錯
從沒有解釋 為了甚麼
一笑看風雲過

 



暗湧~
慣常的狀況,
從來都是[尋遍了卻偏失去,未盼卻在手.]
夢寐以求的一朝平白得到了,
除了最初的點點驚喜,
下來的感覺原來卻並不是太實在.


或許是出於已深藏骨髓的悲觀主義吧,
總覺得世事的真像,
決不會如表面那麼美好,
結局也不太常會有完滿.
經過多年來對慣性缺失的自我調控,
要高高興興的一頭栽進幸福之中,
自問已沒有那份天真.
唯有本著平常心,
加上實行一貫的自我格言:抱最大希望,盡最大努力,作最壞打算.
活在當下,大概如此.




暗湧
黄耀明


害怕悲劇重演
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
歷史在重演
這麼煩囂城中
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
其實我再去愛惜你又有何用
難道這次我抱緊你未必落空


仍靜候著你說我別錯用神
甚麼我都有預感


就算天空再深
看不出裂痕
眉頭仍聚滿密雲
就算一屋暗燈
照不穿我身
仍可反映你心


讓這口煙跳升
我身軀下沉
曾多麼想多麼想貼近
你的心和眼口和耳亦沒緣份
我都捉不緊


害怕悲劇重演
我的命中命中
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
歷史在重演
這麼煩囂城中
沒理由相戀可以沒有暗湧
其實我再去愛惜你又有何用
難道這次我抱緊你未必落空


仍靜候著你說我別錯用神
甚麼我都有預感
然後睜不開兩眼
看命運光臨
然後天空又再湧起密雲